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资料中心 > 文章

纪梦

时间:2019-12-20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
     道光乙巳下,大兴朱子泽刺史甘霖,摄灵璧县事。遇予皖城,执手喜曰:“顷将之任灵璧,考邑志,其地实垓下旧壤。故有虞姬墓,岁久芜圮,将事修治。碑文非燕许不办,请以属子。”予再逊而后诺。爰为骈文一首,邮寄刺史,勒诸贞珉。虽一时盛夸人口,然俳青俪白,体制较卑,寻亦不复记忆。越明年丙午,自金陵秋试归,阻风乌江。时当八月下弦,孤篷岑寂,凭窗露眺,凉风浣襟,残月窥幕,江天一色,荡涤尘虑。心畅神奂,儽然欲寐。忽见一古装美人,媥姺登舟,容采照耀;后侍两婢,亦复媖美。予愕眙避席,不知所措。美人乃前敛衽曰:“妾与先生固有文字因缘,故涉嫌就教,休得惊怪。”予亟答拜曰:“一介陬生,伏处穷巷,不省何处得侍天人?所谓文字因缘,傋瞀莫解,请明谕其旨,以开愚窦。”美人笑曰:“妾乃西楚虞姬是也。前朱使君泽及枯骨,知碑文出自椽笔,崇论伟议,使妾读之,千年幽愤,顿为一泄。昨同戚妹往东海寿上元夫人,过我王庙宫,顺道一讯起居,将归瑶池,稔知君舟杈此,特诣谢巨制耳。”予憬然逊曰:“仙姬贞情烈魄,愧咫闻肤见,不能揄扬万一,辱挂齿颊,反增汗颜。”姬曰:“先生勿过撝谦,文信必传,但承褒誉过情,未免感极生愧。妾尤喜叙次论断,多与当年情事符合。方恨与君风马悬隔,晤言无自,今既遘止,良夜正长,愿略将梗端为先生道之,可乎?”予曰:“幸甚。”爰敬展茵榻,肃姬上坐,再三固让,抗礼就席。叩以当年情事,姬蹙然曰:“君所论楚汉之仁暴强弱,毫厘不谬。龙门作史,书以本纪,具有深心。惜我王妇人之仁,犹豫寡断,当日若听妾言,季何能为?”予曰:“奈何?”姬曰:“君固不知,鸿门之计,妾所与谋,不图范玦空举,庄剑无用。既纵季去,亚父恚甚,急趣妾力争于王,且援吴越已事相况,谓勾践一去,夫差恐终不免。王故不乐妾干预军政,比闻妾言,怒视叱曰:‘谁嗾而言?而妇人焉知大事!’君文所谓鸿门之计不行,乌江之祸已伏,恰中当时窾要,使妾至今思之,犹有遗憾。”予曰:“垓下之战,何遽一败涂地乃尔?仙姬当日身处其境,其何以堪?”姬喟然叹曰:“君言及此,只令人悲。彼日汉兵呍眩∧盒∮辏谠迫缗停跽手校郊骑髀砝鞅鲆凰勒健R狗趾鑫懦歌四起,王拊髀垂涕,顾谓妾曰:“大事去矣!卿将若何?孤悔不听卿言,致有今日。’妾泣慰王曰:‘王但自爱,速自为计。妾荷王厚遇,自有以报,幸勿以妾为念。’王闻妾言,益悲不自胜,乃作垓下之歌,泣以付妾。妾知王意有所授,遂勉和其歌,掣所佩之剑,自刭于王前,以明无贰。”姬语至此,珠泪犹盈盈承睫,不胜悲哽。予亦为之欷歔。但见一侍者出淡红绡帕,前为拭泪;一侍者执碧霞唾盂,前承其唾。予劝慰曰:“仙姬久归仙籍,兴念往事,只合当作他人成败,聊供判论,慎勿过事伤感,有损玉抱。况当日青锋决绝,大节皭然,较息妫、西施等辈,转眼怜人,其薰莸相去,何可以道里计哉!”姬叹息谢曰:“此是先生藻奖,然若曹所为,妾实羞之,宁死不愿效也。”予曰:“不揣再有所请。未审仙姬当日毅然死别,后事犹能知悉否?”姬曰:“妾身虽死,魂固在王左右。王见妾已死,号恸失声。恐人跆藉妾尸,命军校裹以毳旃,舁瘗浅土,王乃独骑决围而走。”予曰:“王所乘骓马,究竟何若?”姬曰:“骓乃神骥,日行千里。先三日前,前蹄忽踅,王恨以为不祥。后所乘似骓实非。此亦天意,倘骓足不踅,其涉水如平地,何至及乌江之难?王歌所谓‘时不利兮骓不逝’,正谓此也。”予曰:“王歌激昂慷慨,仙姬和章,必能相敌。今所传五言,恐是赝鼎。”姬曰:“妾歌仓卒失传,正幸藉以藏拙。乃村儒必欲代彰其丑,妄为拟作,不知妾歌虽属急就,固非五言,究亦不足溷大雅之听。”予坚请赐教,姬乃诵曰:“愁云黕墨兮风声悲,楚歌四合兮中心凄。王衣兮前致词,大事已矣兮妾将安归?妾安归兮事已矣,愿王保重兮妾为王死。”诵毕叹曰:“巴里卑音,聊抒哀绪,君其勿哂。”予侧聆默识,深为叹服。二侍者便趣姬行,云恐戚妹久待。姬曰:“先生非外人,良觌匪易,况夜尚未阑,何妨小坐。”予叩七妹为谁,姬曰:“戚妹乃戚夫人,固非七妹。”予曰:“何不偕来?”曰:“以君文讥为人彘,故羞与相见。”予曰:“此乃吕后悍妒所致,史臣笔之于书,并非小生唐突。”姬曰:“固然。但渠素腆弱,妾亦不得相强。”予曰:“仙姬何独与彼同行?”姬曰:“妾前身本王母第九女,渠乃阿母侍儿。既先后同婴尘网,各历一番苦趣,再返天曹,遂略除前分,齿以姊妹。”予曰:“仙姬此后曾再诞人世否?”曰:“上帝念妾无辜,应得为后,以赎前恨,曾一降世。”予问:“何朝?”曰:“在唐。”问:“为谁后?”姬羞不答。坚叩之,乃答曰:“武后。”予辗然曰:“武后生平所为,较仙姬判若两人,曾自知否?”姬叹曰:“软尘一踏,本性便迷,后果前因,茫无省忆。”予曰:“今天曹尚别有一武后否?”姬曰:“有之,替换托生,各为尔我,譬如树之分植,一树可分数树,一身亦可分数身。即妾而论,妾自一人,阿母之九女又自一人,武后又自一人,顾各具一形,即各赋一性,亦由一树所分枝叶,疏密斜整,终各不同耳。”予为首肯。因笑问曰:“武后为人,不类仙姬,却略似吕后。未审仙姬在日,曾与吕后相见否?”姬笑曰:“岂惟相见,渠尝留我王后宫,乐不思汉。妾鄙其为人,劝王纵之。”予笑曰:“得毋樛木盛德,有所难容?”姬曰:“非也。妾固能容渠,渠反不能容妾也。”予曰:“身后曾受赤眉之辱,信有之否?”姬曰:“此事固不足信。渠殁时齿已濒衰,距新莽二百馀年,纵使朽骨如生,亦非昭妙。贼虽淫暴,夫复何图?意者后人恨其所为,造作此言,以快道路传闻之口,未可知也。但君文感叹汉事一段,可谓才人之笔,面面俱到。妾每循诵及此,辄复破涕为笑。”予谢不敢。因叩项王为人何若。姬曰:“平居燕私,雍容退让,有类文士;一着甲胄,便赳赳可畏。”又问:“今王与仙姬皆返仙班,偶一晤对,尚忆及夙昔儿女之私否?”姬面发赤曰:“蜕脱人寰,孽缘尽割,偶一晤对,俨见大宾。倘少涉妄想,一经上帝觉察,又不知谴谪堕落几重尘劫矣。”予深悔失言。因又问:“仙姬佳城,果否有定远葬首之说?”姬曰:“否否。王初瘗妾之地,妾兄田安实知之。汉兵去后,即为迁葬今处。其时有一侍儿,亦死垓下之难,貌微肖妾,或误为妾首,持以献季,即今定远所葬者是也。重以后人好为傅会,亦何足怪?”姬词锋霅霅,予甚心折。方欲再有所叩,忽听村鸡遥唱,侍儿又前相趣,姬乃兴辞曰:“本愿稍憩,藉罄积愫,缘人天境隔,且有戚妹相待,未便久稽。”爰解珮玉一方,持谓予曰:“此妾在日极所玩弄,珮诸穷,葬时幸未遗失。今以贻先生,聊作润笔。先生珍重。”言讫,率婢珊珊凌空而去。予木立神驰,正深怊怛,忽闻榜人相呼解缆,蘧然惊寤,知为隐几而梦。然残灯明灭,芗泽犹存,果于枕旁检得一玉,长二寸,宽一寸有半,厚盈二米,其色坚润洁白,上锲藻火粉米(十二章纹,是中国帝制时代的服饰等级标志,指中国古代帝王及高级官员礼服上绘绣的十二种纹饰,它们是:日、月、星辰、群山、龙、华虫、宗彝、藻、火、粉米、黼、黻等,通称“十二章”,绘绣有章纹的礼服称为“章服)等形,精致绝伦,的是汉物,不知来自何处,洵可宝也。急援笔记之,以志梦中文字缘也。




    《里乘》出版,由于种种原因其中两篇文章没有被收录在内。一篇是卷九的《宇内形势》,另一篇是卷七纪梦的附录——《重修虞姬墓碑》。《宇内形势》删除无伤大雅,可是《重修虞姬墓碑》就甚觉遗憾之至。这篇文章是作者受邀创作的虞姬墓志铭,并且写完之后就在梦里见到虞姬前来致谢。虽姑且不论事件本身真伪,但是文章却是精彩至极,而且是骈体文章,颇赋美感。当然翻译起来也就较为吃力,但是完成之后自己非常满意,自觉终于把作者的原意精髓表达出来,也就不负古人于地下!也就因为这篇文章的文体格式所以出版社没有收录译文,其实虽然《重修虞姬墓碑》是一篇附录文章,但对于理解《纪梦》这篇文章很有帮助,也可以说这是两篇不可分割的姊妹篇。可惜编辑没有引起注意,希望以后在二版的时候能够补齐,这也是我的一个小小心愿吧。下面将《纪梦》和其附录《重修虞姬墓碑》一起发表在此,希望收到本书的朋友能够对照阅读。


 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除注明作者余均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(关注微信平台,了解更多信息)

积分规则

        注册会员初始积分:100 分 每日签到赠送积分数:10分

        每日登陆赠送积分数:10分 发布文章赠送积分数:20 分

 

会员等级

        初级会员  0分   一级会员500分  二级会员1880分

        三级会员3880分   四级会员6888分

 
 
 

温馨提示:积分不足可以赞助本站10元=1000分,支付宝账户:491988088@qq.com

 
 

微信扫码,打赏一下

支付宝扫码,打赏一下

中国虞姬网感谢您的支持和鼓励

上一篇:重修虞姬墓碑及译文

下一篇:纪梦译文

| ICP:苏ICP备16068320号-1  |   QQ--491988088  |  AD--中国虞姬网  |  PH--法律顾问:徐 伟  |  免费统计 | 公安备案号:32132202000292 |
Copyright ©  Study on the culture of Shuyang County, Yu J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