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投稿 | 反馈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网站首页 > 沭阳历史文化 >颜集记忆:韩梅丫

颜集记忆:韩梅丫

时间:2018-01-15    点击: 次    发布者:佚名 - 小 + 大



      “西方红,遍地花,颜集出了个韩梅丫……”每当唱起这首动人心弦歌曲的时候,脑海里就会浮现这样一个景象:冬日的中午,繁华的颜集街上,人群熙熙攘攘,街道两旁摆满摊点:有卖锄头镰刀的、有卖烧鸡牛肉等熟食的、有打潮牌卖煎饼的,叫卖声像竞赛似的此起彼伏,又像一支快乐的乡间小曲。在摩肩接踵的人群里,突然跑出来一群脏兮兮的孩子,带头的是一个穿着破烂而身材苗条,满脸污垢而面容俊秀的女孩子,她下身穿一条蓝卡其破长裤,上身穿一件四处露棉絮的大红棉袄,凌乱的长发沾满稻草,她带着一群孩子来到一个熟食摊,胖摊主预感到什么似的早有防备,赶忙跑过了阻拦,可惜太迟,一块冒热气的熟牛肉已经拿到女孩手里,在胖摊主的叫骂声中转身就跑,胖摊主也紧紧追赶,眼见着就要抓住的时候,但见女孩接连赶三地往牛肉上抹鼻涕、吐唾沫,而女孩子后面的一群乞讨孩子对着胖摊主有的使腿绊,有的用手拉,为女孩子做掩护。摊主看到牛肉已经被女孩子糟蹋了,追回来也不会有客人买了,也就放弃了追讨,骂骂咧咧地回来了。这个抢熟牛肉的女孩子,就是五里八乡、远近闻名的丐帮帮主,江湖人称“快抢手”的韩梅丫!

      从我记事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颜集有两样是很出名的:一个是颜集街大潮牌,成排成卷,张张相连,细长洁白,松软疏脆,入口带劲,满嘴余香,充饥压饿,强身健体,颜集的男人彪悍英俊,女人温柔秀美,应该与从小就吃潮牌长大有关系;另一个出名的,就是颜集的韩梅丫了:蓬头垢面,明眸皓齿, 外脏内秀,面凶心善,眼明手快,手到擒来,动作敏捷,弹无虚发。乞丐见她就开心,摊主见她就胆寒,侠肝义胆,声名远播。
       抢到东西以后,韩梅丫的脸好像绽开的白兰花,笑意写在她的脸上,溢着满足的愉悦. 她的嘴角上扬出美丽的弧度,眼睛呈现出一团温柔的火焰,她的脸蛋上露出两个可爱的笑窝,就连她的头发也似乎都在她的优美而放胆的快乐中飘动起来.。带着战利品和一群乞讨的孩子,他们一起径直向街东头走去,那里有一个鼋汪,鼋汪是他们的根据地。
       今天颜集街东头的鼋汪,已经因城镇建设不存在了,鼋汪上面被一个很有名气的饭店“水上漂"占据了。儿时的鼋汪是很出名的,鼋汪里曾有许多传奇故事:听奶奶讲,颜集的鼋汪住着一只簸箕口大的老鼋,它已经成精了,在水下打洞,从颜集地面下一直打通到东海,然后在东海遨游戏耍,累了,就回到颜集的鼋汪休息休整,有点像今天的颜集在外工作的游子,逢冬过节回老家访亲拜友一个样。过去,每到逢集那天,鼋汪边上都会有唱山东大鼓和说书的,老鼋就会漂浮在水面上听书,据说听到高兴处还会发出”咕咕“的笑声,好多人见过听到过。
       韩梅丫带领一帮小乞丐在鼋汪边盘腿坐下,把抢来的熟牛肉一块块撕开,依照年龄从小到大,平均分给孩子们吃,然后,自己也撕一块大些的,歪头打卦般吃了起来。据听说:后来韩梅丫未婚却生了孩子,她就会留一些带回家,给自己的孩子吃,她的孩子个个聪明伶俐,健康漂亮。
       我第一次见到韩梅丫是七八岁的时候,那天是四月初三,逢颜集会。颜集街处于三县交汇处,每到逢集逢会的时候,车舟穿梭,商旅云集,摊位拥挤,人流如潮。从颜集西过桥开始,一直到街东头的沂河大堤,甚至到大堤南侧的河滩柳树行,都是人山人海,到处笙歌袅袅,锣鼓喧天。我去赶会时候,奶奶塞给我二分钱,说到会上如果看见什么好吃的东西,就只管买。那时候二分钱对我们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,真是大钱了。我紧紧握着二分硬币,沿着虞姬沟岸赶颜集。去颜集的路上要经过虞姬、梁庄等几个村庄,路边狗特别多。我就从路旁树上劈下一根柳树条握在手里。一路走走跑跑,过了颜集石头桥,就到了颜集街了。
       随着拥挤的人流,我在街上来回观赏:目不暇接商品,抑扬顿挫的大鼓书,让我流连忘返,最后,还专门到南北街的供销社门市玩一会,想看看里面的暖水壶什么样子,在家常听说那是个好东西,烧开水装进去,一天一夜都不会变凉的。到了供销社门口,看见一个摊位在卖米花团,一问,刚好二分钱一个。我看了看掌心已经沾满汗水的硬币,感觉肚子真的饿了,就一咬牙递了过去。摊主把一个雪白的米花团递过来,就在我伸手接的时候,被一只脏兮兮的小手快速抢走,我不但没有接到米花团,连抢我米花团的人都没有看见,在那七八岁的年龄,这对我是沉重的打击。我呆若木鸡站在街心,无助而委屈,一股想哭的冲动直冲脑门。就在我张开水瓢一样的大嘴,准备大哭一场的时候,只见一个小男孩乞丐被一个半大个子的女孩拎着耳朵拉到我面前:”给他!“那个脏兮兮的大女孩命令着,那小乞丐慢慢把小手伸到我面前,把抢去的米花团递给了我,然后,他们一溜烟走了,听摊主说,那个大女孩就是韩梅丫。我看了米花团被咬去半边,估计是小男孩吃了,余下这半个,我当时没有舍得吃,晚上下集时候带回了家。事情过去四十多年了,韩梅丫也应该六十多岁了,直到今天,我还依稀记得韩梅丫拎小乞丐耳朵时的模样。
       在我后来成长的岁月中,经常听到一些有关韩梅丫大姐的故事;陪家人赶颜集去食品站卖猪,或去粮管所卖公粮的时候,偶尔也见到她几次。十四岁离开家乡去外地读书以后,就再也没有见过她。在我的印象中,韩梅丫是一位思维清晰、偶尔糊涂而又永远愉快的人,是一位思维自由奔放 、行为亲近自然的人,是一位心地善良而性格果断刚强的人。俗话说:女人是水做的,男人是泥做的,而颜集街的韩梅丫却是水泥做的:她冬天不怕冷,夏天不怕热,路见不平一声吼,吼完继续往前走!
        每个人出生的时候都是原创,可悲的是,很多人渐渐都成了盗版,通过长大,通过教育,懂得人情世故,学会刁滑皮玩,投机取巧,阳奉阴违,在学会做人的同时,也学会了作恶。而韩梅丫不是,她一生都是儿童状态,嬉笑怒骂,无拘无束,随意洒脱,亲近自然,贴近生活,接近地气,不忘初心。她是活得自由奔放的人,活得逍遥自在的人,活得潇洒漂亮的人!

      “ 西方红,遍地花,颜集出了个韩梅丫……”这歌声,今天依然在我的耳边回荡......





上一篇:孩子眼中的司东

下一篇:虞姬故里:颜集男人不怕老婆

| ICP:苏ICP备16068320号-1  |   QQ:491988088  |  地址:虞姬网  |  电话:法律顾问:徐 伟  |  免费统计 | 公安备案号:32132202000292 |